usagi

狐狸騷 3

「妖狐,汝出來。」大天狗敲了敲地上的一段空心木頭。
為什麼大天狗大人會來了!怯怯的!「大天狗大人你認錯狐了!小生是管狐不是妖狐吖。」妖狐往更入爬了爬。
「妖狐,吾在喚汝,出來。」
................
「妖狐。」
過了一陣子,妖狐慢慢的從木頭心後退了出來弱弱的偷看了大天狗一眼。
「對不起大天狗大人。」耳朵耷拉低不能再低,眼淚打濕了臉上的毛,「剛才小生的懦弱,差點害大天狗大人受傷,小生無面目面對大人。」妖狐下巴貼在地上,歉疚的示弱。
大天狗蹲下身子想摸摸妖狐的頭,妖狐卻忽然炸了毛似的跳起來想逃走,卻不慎牽扯到還未治療好的傷口,傷口一下子裂開了血滾滾的流了出來。
嗚嗚的悲嗚心痛得大天狗不得了。
「大天狗大人,小生有傷在身現在不能向你賠罪.....所以..大人..可以先回去嘛?小生傷好了才向你賠個禮。」
「吾不是來找汝討公道,過來,不要愈往後退。」
「小生不要...」
「汝,躲吾。」
「小生....只是為了大人著想。不想....」
「是因為夜叉的話?」
「大人都知道了?那豈不是全寮的哥哥小姐姐都知道小生不好聞了!」
大天狗慨嘆這只狐的愚蠢。
「妖狐,過來。」
「不...」求求大人不要勉強小生,小生一身難聞的氣味,小生心悦大人即使只是小生一箱情願但也不想大人討厭小生。
「變人形 ,給吾過來。」
「嗷嗚嗷嗚。。」
「別嗷嗚,變回去,過來。」
妖狐不情不願吖。
「那大天狗大人站起來可以嘛?」
「何解?」
「身高差的話那大人就嗅不到小生的氣味...」
大天狗內心再次哀嘆。
「崽崽。」
大天狗大人第一次喚我崽崽吖!妖狐又興奮又羞羞的用手掩了臉。
大天狗笑了笑,把妖狐擁入懷,頭挨在妖狐的肩膀上。
「大天狗大人!」掙扎想推開大天狗的妖狐不及大天狗的力氣大,反而更使大天狗緊緊的抱著妖狐。
「崽崽,很香。崽崽的氣味很好聞。」
「但夜叉明明說...」
「汝回寮,問寮的諸位,夜叉是不是騷,是不是臭男人一名。」
「臭男人?什麼意思吖?」妖狐側著頭看看大天狗,圓滾滾的大眼還泛淚光。
「就是臭。夜叉只是自慚騷不及崽崽,抵毀汝。」
「是真的嘛?」
「真的,吾就喜歡崽崽的氣味,以後可以給吾嗅著嘛?」崽崽明明又甜又香...不,這樣說會把崽崽嚇著。
「當然可以吖!小生最喜....」吔,差点把秘密説了出來。
妖狐羞的低下頭,不知所措。
大天狗笑了笑這小狐狸也記下了專屬妖狐的氣味
「吾,最心悦崽崽。氣味。」
妖狐傻傻開心的笑。小虎牙咬了咬小唇。
大天狗被迷惑得深深的再吸了吸狐。
狐狸年紀小,還得忍忍。








「吖爸,小生的騷是香夜叉的騷是臭嘛?」
「當然當然!我的小寶貝!」
看著大天狗牽著妖狐的手回來,
晴明表示什麼騷味都沒有,只有戀愛的腐臭味。









夜叉表示自己真的好無辜。

狐狸騷 2

「小草小草!過來!」
「崽崽為何傷得那麼嚴重!」螢草把滿身血的妖狐抱過來一邊順摸著他的毛一邊為他治療, 「姐姐我都要心痛死了....混蛋吖爸你為什麼沒有好好保護崽崽!」
「本來一直都好好的,那大蛇都殘血要死了...只要崽崽來最後幾突,我們便會取勝...可是輪到崽崽的時後崽崽突然嘭的便會原形....然後就...」晴明牽起崽崽的小爪「崽崽都是吖爸的錯來不及保護你...只要崽崽好起來,吖爸什麼都答應你,嗚嗚...」
「吖爸你說的都是真的嘛?」妖狐艱難的睜開眼,眼中充滿希望的閃著星星「吖爸是全能的對嘛?吖爸什麼的都可以為小生做得到的對嘛?」
「當然!為了崽崽,天上的星星月亮我也會摘下來!」晴明感恩已召喚出荒。
「吖爸小生不要再做風系的妖!」
「??????」什麼跟什麼。「崽吖....可以告訴給爸知為什麼嘛?」
「小生討厭風!討厭!」用力的甩著尾巴宣洩不滿。
「但這個...有点難為...」
「吖爸你騙小生!」一口咬著晴明的尾指「小生...變臭了...如果用風的話....」把尾巴撓到鼻子前嗅了嗅,「身邊的哥哥小姐姐都會嫌棄小生了...小生討厭風....好討厭自己.....」
万悪的夜叉。就是你,所有事的起因就是你。晴明已在心中把夜叉千刀萬剮。鞭屍了,「乖乖讓吖爸嗅嗅呵呵很香」順手的擼了尾巴毛,手感真好。
「你和妖狐在説什麼吖?」螢草一頭霧水。
「草姐姐,你別靠那麼近!小生氣味重重的臭臭的!」説完哭著的跑走了。
「小狐狸別走吖!傷還未好吖!」


睛明彷佛記起了什麼。
妖狐今天身旁站著的是大天狗。
彷彿又想到了什麼。
嘆了口氣。
戀愛真的會使人變智障。


對了,剛才妖狐走的時刻,身旁好似刮起了一陣屬於大妖怪的風。
風隨狐而去。

狐狸騷

「吖爸...」
「我的寶貝儿,你怎麼變回原形了?」看見自家最心愛的兒子一副要哭的樣子晴明停下習字一手抱起了小狐狸。
順便吸一口狐。
妖狐前爪拍拍吖爸的頭耷拉下毛毛茸的耳朵可憐兮兮的問,
「吖爸....小生有騷味嘛?」冷不防這一問,晴明手中毛筆被用力的折斷開。「小生的氣味很難聞對不對....」
哭起來了哭起來了!是誰說我寶貝儿是誰讓他哭了!崽崽的毛很香而且軟軟的!
「是那個臭傢伙這樣說崽崽!」
「那天...吖爸把小生覺醒後...小生..小生就從覺醒室出來,因為一時心急沒看清路便跑出來....然後....嗚嗚...撞上了夜叉....夜叉他抱穩了小生....然後....就對小生說“狐狸就是有騷味”」眼淚滾滾的掉下來。看得吖爸心痛如絞。
「夜叉那個廢鐵叉!!!!!!!!」
「吖爸!那小生是不是很難聞!是不是會討人厭了?」
「怎會呢我的崽崽最香最可愛天上天下 惟崽獨尊!」
「吖爸你就別哄小生了!小生變臭了!沒人喜歡小生了!大天狗大人也會討厭小生了!」掙脫出晴明的懷抱妖狐哀痛難過的跑掉。
「崽吖~~~~別走~~等等,不!為什麼我聽到了大天狗?」



*************
會有後續的!應該.....

つかさちゃん!已經不太記得當時路他説過些什麼只記得他眼妝很漂亮

takaramono 下

「痛....」
「小狐丸你終於醒過來了啦,哈哈」
「兄長...這裡是手入房?」
「小狐丸吖小狐丸你還嫩得很呢。在敵人面前那可分神?」
「對不起....一時失神....」「那兄長,鳴狐呢?」
「光忠還留在那邊找著,找著。」三日月看著杯茶中的茶葉直立起來,「嗯,一定會有好事的。」瞇著眼睛輕笑。
「小狐丸你要去哪裡?」
「當然要回去厚樫山!鳴狐一個人還留在哪裡!我怎可以遺下他一人!」
「你才康復不久又要去耗資源嘛?」
「我不能讓鳴狐出事的!」
「刀剣總會有破壞的一天。」
「就是鳴狐不能碎!」
「那兄長我碎掉就可?好傷心吖哈哈」
「兄長!」

刷一聲,手入房的格子們被打開,室內外的人互相對望。
「多餘的話別説小狐丸你回復了就該出來到下一個。」光忠冷冷的説道。
「光忠你抱著的是誰啦?原來除了資源外還可以拾到少年吖哈哈哈哈。」
少年從光忠的懷裡慢慢落地舉起手作狐狸手勢。
「原來是鳴狐吖哈哈哈,面頰化妝耳飾也不見我就認不出來呢。為什麼要遮蓋著那麼好看養眼的臉啦?哈粟田口的成員全是年輕可愛的孩子呢。吔,滿身傷痕滿狼狽呢,痛嘛?」三日月撫著鳴狐的臉說著年輕真好呵呵笑著。
「鳴狐,跟三日月賠不是。你的任性害大家為你走一趟。」光忠從後推了推鳴狐。貓瞳般的金眼卻只是懶慵慵的眨了眨然後望向小狐丸。
鳴狐走近小狐丸,把握緊手心的鈴鐺交還給小狐丸。
接過鈴鐺,再也沈不住的小狐丸把鳴狐擁入懷,「小狐一直想跟你表白,只是在等一個合適的時機.....但當我以為我要失去鳴狐的時候...小狐我多後悔原來了浪費那麼多時間..以為再也沒有機會....」小狐丸將頭埋進鳴狐的頸項裡磨蹭,「謝謝你把重要的鈴鐺帶回我.....」
「小狐丸大人...」
半跪在鳴狐跟前,小狐丸握住了鳴狐的雙手唸出了埋藏心底良久的話
「喜歡鳴狐,喜歡,最喜歡。鳴狐才是小狐最重要的寶物。」
鳴狐笑了,犬牙小小的露出,羞羞答答的笑。双手比了狐狸的手勢落在小狐丸的唇上。
「喜歡,小狐丸大人」
犬牙輕輕的咬了咬下唇。



看在眼裡的小狐丸。
卒。(需重新手入)
如嫁女的光忠。
吃著乾醋。
等著被道歉的三日月。
被無視呵呵笑著。




****

由最初對光忠沒什麼太大的感覺,之後因為用他帶鳴狐出征所以生了感情連小土人都買了🙊光忠是好哥哥喲

為什麼不是小狐啦?我也不知道為什麼 只是最後有光忠就會有鳴狐不分開 但有小狐就不一定有鳴狐😂😂



takaramono 上

「那小狐丸大人是因為鈴鐺丢失了所以一直悶悶不樂?」
「嗯,那次出征厚樫山。」
「哦吔哦吔那是個十分凶險的地方呢。」從者小狐狸一臉愁苦的說道,「鳴狐若以你現時的等級的話....」鳴狐摀住了小狐狸的嘴巴。
「鳴狐我知道你對小狐丸的仰慕之情,但請你有自知之明不要胡來。」燭台切光忠嘆了口氣半彎了身揉著鳴狐的頭髮,「之前你一直因為審神者私心都困了在本丸當近侍那麼久。直到近來才開始出征我可不想那麼快跟你道別。刀碎了就完結了。」
「感謝光忠大人關切提點鳴狐都清楚明白的了。」小狐狸甩了甩尾巴以尖銳的聲音回話。
目送光忠離開,鳴狐比了比狐狸手勢細細的說著「謝謝。」
「鳴狐吖你就好好的聽光忠大人的話不要妄動吖。被委派帶上你出征的光忠大人可十分体貼的照顧鳴狐你吖,你就乖乖的不要令光忠大人傷神傷心」
.......
「你這個眼神算什麼吔.....」小狐狸摟上鳴狐的臉,「我知道鳴狐不忍看見小狐丸大人沒精打彩的樣子但真的絕不能耍任性吖....而且...鳴狐珍惜小狐丸大人的心情,和我珍惜鳴狐的一樣吖。万一.....」
「嗯,知道了。」搔了搔小狐狸鳴狐微笑著。「大家,疼愛,謝。」








第二天一早起來發現鳴狐不在身邊,小狐狸拖著異常疲弱的身軀去找鳴狐。「請問.....」話還未説完, 小狐狸就倒了在本丸飯堂的門外。
「小狐狸你還好嘛?」小狐丸抱起渾身軟弱無力的小狐狸,「昨晚鳴狐跟我說你病得十分嚴重。看起來病情真的非輕...」
「叔叔昨晚來到跟我拿取了些寧神安睡的麻藥,他說小狐狸...」藥研急跑過來為小狐狸看病。
「鳴狐說我病了?....麻藥?!不好了.....鳴狐....光忠大人....」小狐狸突然想起什麼似的竭力的掙扎叫嚷「...請各位去...救鳴狐...」
「什麼意思?去救鳴狐?小狐狸你醒一醒快把事説清楚!」小狐狸奮力的想保持清醒可是藥的效力太重還是頭眩眩「快!快把光忠帶過來!」小狐丸焦急的失方寸。
「厚樫山!去厚樫山」人還未到便已聽到光忠的聲音,「鳴狐一定在那裡!快去救鳴狐!」








「是花柑子....」三日月安撫著受了點小傷的花柑子「看來遇上強敵呢」
「鳴狐會相安無事的吧?」小狐狸軟趴趴的趴在小狐丸的肩上擔憂的説道。
「你和鳴狐是一体的,你還在,我相信鳴狐還安好的。那孩子一直特別寵花柑子我想他只是為了花柑子不受傷所以以自己作鉺棄馬。」
「會是檢非嘛?」
「.......」光忠握緊了本体,壓抑著無名的怒氣故意不去看小狐丸。「還不是因為你嘛?不,不是小狐丸的錯不好遷怒於你反而錯的是我....為什麼我要告訴鳴狐那件事呢...」
「光忠大人.....」小狐狸勉強撐起身子想過去光忠的身邊。
「鳴狐來到這,是因為小狐我?」
「鳴狐從光忠大人得知...小狐丸大人悶悶不樂的原因是因為在這裡遺失了重要的鈴鐺....」
「不會吧...是為了這個原因?」
「你的話是什麼意思!?」光忠一拳揮上了小狐丸的臉上,「鳴狐多重視你難道你不知情嘛!」
「小狐我...!慢著,這感覺....是檢非!」擦了擦臉頰的血跡小狐丸把小狐狸扔進衣服裡準備迎戰。囑咐自己先要集中精神應戰可是當聽到鳴狐是為了自己才以身犯險,小狐丸就擔憂自責得不得已。




「鳴狐請支撐多一陣子。小狐我一定會來把你帶回本丸的」

生日!所以來賀我!

官方推嘛🙊🙊🙊

鳴狐要哭了啦

快點把鳴接回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