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sagi

つかさちゃん!已經不太記得當時路他説過些什麼只記得他眼妝很漂亮

takaramono 下

「痛....」
「小狐丸你終於醒過來了啦,哈哈」
「兄長...這裡是手入房?」
「小狐丸吖小狐丸你還嫩得很呢。在敵人面前那可分神?」
「對不起....一時失神....」「那兄長,鳴狐呢?」
「光忠還留在那邊找著,找著。」三日月看著杯茶中的茶葉直立起來,「嗯,一定會有好事的。」瞇著眼睛輕笑。
「小狐丸你要去哪裡?」
「當然要回去厚樫山!鳴狐一個人還留在哪裡!我怎可以遺下他一人!」
「你才康復不久又要去耗資源嘛?」
「我不能讓鳴狐出事的!」
「刀剣總會有破壞的一天。」
「就是鳴狐不能碎!」
「那兄長我碎掉就可?好傷心吖哈哈」
「兄長!」

刷一聲,手入房的格子們被打開,室內外的人互相對望。
「多餘的話別説小狐丸你回復了就該出來到下一個。」光忠冷冷的説道。
「光忠你抱著的是誰啦?原來除了資源外還可以拾到少年吖哈哈哈哈。」
少年從光忠的懷裡慢慢落地舉起手作狐狸手勢。
「原來是鳴狐吖哈哈哈,面頰化妝耳飾也不見我就認不出來呢。為什麼要遮蓋著那麼好看養眼的臉啦?哈粟田口的成員全是年輕可愛的孩子呢。吔,滿身傷痕滿狼狽呢,痛嘛?」三日月撫著鳴狐的臉說著年輕真好呵呵笑著。
「鳴狐,跟三日月賠不是。你的任性害大家為你走一趟。」光忠從後推了推鳴狐。貓瞳般的金眼卻只是懶慵慵的眨了眨然後望向小狐丸。
鳴狐走近小狐丸,把握緊手心的鈴鐺交還給小狐丸。
接過鈴鐺,再也沈不住的小狐丸把鳴狐擁入懷,「小狐一直想跟你表白,只是在等一個合適的時機.....但當我以為我要失去鳴狐的時候...小狐我多後悔原來了浪費那麼多時間..以為再也沒有機會....」小狐丸將頭埋進鳴狐的頸項裡磨蹭,「謝謝你把重要的鈴鐺帶回我.....」
「小狐丸大人...」
半跪在鳴狐跟前,小狐丸握住了鳴狐的雙手唸出了埋藏心底良久的話
「喜歡鳴狐,喜歡,最喜歡。鳴狐才是小狐最重要的寶物。」
鳴狐笑了,犬牙小小的露出,羞羞答答的笑。双手比了狐狸的手勢落在小狐丸的唇上。
「喜歡,小狐丸大人」
犬牙輕輕的咬了咬下唇。



看在眼裡的小狐丸。
卒。(需重新手入)
如嫁女的光忠。
吃著乾醋。
等著被道歉的三日月。
被無視呵呵笑著。




****

由最初對光忠沒什麼太大的感覺,之後因為用他帶鳴狐出征所以生了感情連小土人都買了🙊光忠是好哥哥喲

為什麼不是小狐啦?我也不知道為什麼 只是最後有光忠就會有鳴狐不分開 但有小狐就不一定有鳴狐😂😂



takaramono 上

「那小狐丸大人是因為鈴鐺丢失了所以一直悶悶不樂?」
「嗯,那次出征厚樫山。」
「哦吔哦吔那是個十分凶險的地方呢。」從者小狐狸一臉愁苦的說道,「鳴狐若以你現時的等級的話....」鳴狐摀住了小狐狸的嘴巴。
「鳴狐我知道你對小狐丸的仰慕之情,但請你有自知之明不要胡來。」燭台切光忠嘆了口氣半彎了身揉著鳴狐的頭髮,「之前你一直因為審神者私心都困了在本丸當近侍那麼久。直到近來才開始出征我可不想那麼快跟你道別。刀碎了就完結了。」
「感謝光忠大人關切提點鳴狐都清楚明白的了。」小狐狸甩了甩尾巴以尖銳的聲音回話。
目送光忠離開,鳴狐比了比狐狸手勢細細的說著「謝謝。」
「鳴狐吖你就好好的聽光忠大人的話不要妄動吖。被委派帶上你出征的光忠大人可十分体貼的照顧鳴狐你吖,你就乖乖的不要令光忠大人傷神傷心」
.......
「你這個眼神算什麼吔.....」小狐狸摟上鳴狐的臉,「我知道鳴狐不忍看見小狐丸大人沒精打彩的樣子但真的絕不能耍任性吖....而且...鳴狐珍惜小狐丸大人的心情,和我珍惜鳴狐的一樣吖。万一.....」
「嗯,知道了。」搔了搔小狐狸鳴狐微笑著。「大家,疼愛,謝。」








第二天一早起來發現鳴狐不在身邊,小狐狸拖著異常疲弱的身軀去找鳴狐。「請問.....」話還未説完, 小狐狸就倒了在本丸飯堂的門外。
「小狐狸你還好嘛?」小狐丸抱起渾身軟弱無力的小狐狸,「昨晚鳴狐跟我說你病得十分嚴重。看起來病情真的非輕...」
「叔叔昨晚來到跟我拿取了些寧神安睡的麻藥,他說小狐狸...」藥研急跑過來為小狐狸看病。
「鳴狐說我病了?....麻藥?!不好了.....鳴狐....光忠大人....」小狐狸突然想起什麼似的竭力的掙扎叫嚷「...請各位去...救鳴狐...」
「什麼意思?去救鳴狐?小狐狸你醒一醒快把事説清楚!」小狐狸奮力的想保持清醒可是藥的效力太重還是頭眩眩「快!快把光忠帶過來!」小狐丸焦急的失方寸。
「厚樫山!去厚樫山」人還未到便已聽到光忠的聲音,「鳴狐一定在那裡!快去救鳴狐!」








「是花柑子....」三日月安撫著受了點小傷的花柑子「看來遇上強敵呢」
「鳴狐會相安無事的吧?」小狐狸軟趴趴的趴在小狐丸的肩上擔憂的説道。
「你和鳴狐是一体的,你還在,我相信鳴狐還安好的。那孩子一直特別寵花柑子我想他只是為了花柑子不受傷所以以自己作鉺棄馬。」
「會是檢非嘛?」
「.......」光忠握緊了本体,壓抑著無名的怒氣故意不去看小狐丸。「還不是因為你嘛?不,不是小狐丸的錯不好遷怒於你反而錯的是我....為什麼我要告訴鳴狐那件事呢...」
「光忠大人.....」小狐狸勉強撐起身子想過去光忠的身邊。
「鳴狐來到這,是因為小狐我?」
「鳴狐從光忠大人得知...小狐丸大人悶悶不樂的原因是因為在這裡遺失了重要的鈴鐺....」
「不會吧...是為了這個原因?」
「你的話是什麼意思!?」光忠一拳揮上了小狐丸的臉上,「鳴狐多重視你難道你不知情嘛!」
「小狐我...!慢著,這感覺....是檢非!」擦了擦臉頰的血跡小狐丸把小狐狸扔進衣服裡準備迎戰。囑咐自己先要集中精神應戰可是當聽到鳴狐是為了自己才以身犯險,小狐丸就擔憂自責得不得已。




「鳴狐請支撐多一陣子。小狐我一定會來把你帶回本丸的」

生日!所以來賀我!

官方推嘛🙊🙊🙊

鳴狐要哭了啦

快點把鳴接回去吧!

肥皂泡 下

各種揑造有
感謝食用和支持(才沒有人支持你/泣



鳴狐一直和我保持距離。
只要有我在的地方他都不會在。
問粟田口家的成員他們的小叔叔在哪的時候他們都說小叔叔在自家寢室都沒有出來。不要用餐嘛?小狐狸會代通知説鳴狐不餓。
...........
我曾主動的去接觸鳴狐。但靈巧敏銳的他總會在我抓住他的前一刻不知蹤影。
躲貓貓遊戲。就是如此一般。
對不起,我好想親口對他説一聲,但可惜我連和他説一句,好好解釋清楚的機會也沒有更莫說是道歉。









今天我和鳴狐一同出陣。
本打算歸程時和他解釋,然而今天的比想像中難以應付。
地形不利於我狹窄崎嶇,不要説擊敗敵人什至乎連隨意行動伸展亦已陷於困境。
唓......糟糕,稍不留神被敵人包抄了。急於應付後面卻顧不了前面。
眼看逃不了唯有想盡減少受傷的程度。除此以外,我還想起鳴狐的事來。
鳴狐,小狐有話未跟你說。
對不起。
小狐沒有討厭嫌棄你之意。
如果可以的話,
如果還有機會,
我們仍有待在一起的機會?

「小狐丸大人!」小狐狸嘶叫著。
機動性極高的鳴狐趕來擋在前為我用自己的本体擋架著。事出突然何況對方不是一般的等級,鳴狐一下子招架不住刀重重的砍在他身上。
鳴狐猝倒在地上。
「鳴狐!」把鳴狐緊緊的抱在懷不理會對方的剩勝追趕,我現在一心只想到只要成功把鳴狐帶回本丸手入的話就會平安無事。
「小狐丸大人小心後方!」
「這裡交給我!你先帶鳴狐走!」鶴丸擋住了追兵。
緊摟著鳴狐,
愈摟愈緊才發現他在我心目中的份量比想像中還重,原來我是多麼的懼怕失去他。







「鳴狐!張開眼睛!」
「小狐.....丸大人....」鳴狐斷斷續續的喚。
「鳴狐!」我發現他好似看不見我似的,金色的瞳孔沒了昔日的神彩,散渙的張望,緊緊抓著我的長髮。
不得已停下腳步看看懷中的鳴狐,才發現我的衣服已被他的血沾染了一大片。
眼淚不由自主的湧上眼眶,然後一滴一滴的滴在鳴狐的臉上。
「鳴狐你先不要....不要睡。」
我為何如此慌張失措。
鳴狐的手一直都是那麼冷的嘛?隔著手套之後會如此無体溫般的嗎?不....?不應該是這樣的,不應該不應該。
脱下他的手套對著小巧的手吐氣,會暖和起來吧?
「小狐丸大人....鳴狐恐怕是撐不下去...」小狐狸的嗚咽聲好刺耳好吵耳。
閉口....閉口....
......
「對不起.....鳴....對不起。」「小狐我....」
鳴狐輕輕握了握我的手,「喜歡.....」他只細細的吐了喜歡兩個字,小狐丸大人這幾個字他根本無力說出。單單只能憑口形看出來。
"喜歡小狐丸大人"
.......
你的心意我從來知曉只是小狐沒有真正的回應過。
「鳴狐!....子狐!」
喜歡,
喜歡,
為何我沒有對你表露過我的感情。
為何當初眼白白見你受傷我卻沒及時制止好好說出真正的意思。
為何一切沒有如果。






世界第二次變的無聲。
卻只聽見刀碎裂的聲音。
啪哪。
刀,碎裂開來。
名為鳴狐的刀。碎裂開。
不要,我不要.......
子狐.....
我的子狐....
淚水佈滿眼睛視線變模糊。
原本還抱著的子狐現在是一把碎刀碎片,割破我的手我的心。
手和心都淌著血。




"這些叫做肥皂泡的小波兒...."
那天那些夢幻美麗的小波兒們,儼如我和子狐的相處光陰,短暫虛幻,似有還無。
抬起頭。
已經沒有了肥皂泡,沒有了吱吱喳喳的小狐狸。
也沒有了子狐。
只餘下小狐我一人。




啵滋。
那時候肥皂泡爆開時的聲音。
或許應是我的美夢破滅的聲音。










肥皂泡 上

「小狐丸大人鳴狐今天得到了點打賞,想和小狐丸大人一起分享的。」來者是一隻不多話的子狐和呱噪多話的寵物小狐狸。
子狐捧著滿滿一碟的油豆腐,抬頭望著我。
我不動,他也不動的看著我。
金黃色的美眸率直的望著我懇求著邀請著我。打從第一天來到本丸我已經知道子狐對我仰慕之情,而子狐亦毫不掩飾。不用出征之時,子狐都會跟在我身邊乖乖的待在一旁。初時確實不太習慣無言的子狐,我曾主動的搭話,可惜回話的只有那小狐狸。日子久了也別無所謂況且習慣了以後也滿喜歡那曖昧的空氣,甜膩的。
子狐,滿中意的。
「小狐丸大人鳴狐想問味道如何喜歡嘛?」小狐狸靈巧的爬走到子狐另一邊的膊頭。
「十分可口。」小狐狸的尾巴遮擋住子狐的嘴巴,雖看不見但卻從子狐的眼裡看出滿足的笑意。
「還有這個玩意兒!」小狐狸著子狐拿出一樽小小的,「這個可以做出許多許多叫作肥皂泡的小波兒!只要在這個地方輕輕一吹、小狐丸大人請看!」
那些稱作肥皂泡的一湧而上,十分夢幻漂亮。
「鳴狐特地加進了更多肥皂使小波兒們都可以飛得更高更可以待更久」
難道是特地為我的嘛?


「小狐丸~~~」鶴丸的聲音由遠而近。「和鳴狐在一起啦?感情真的好好喲。」
鶴丸撫摸著子狐的頭,「鳴狐果然是很愛慕著小狐丸啦?」
子狐用力的點點頭。
「那小狐丸呢?」被鶴丸一問,一下子愕然。子狐看著我似乎也在待我的答案。
被突然一問被期待著的我一時間答不出半句。
「我還以為是兩情相悅要生小狐狸了啦原來只是鳴狐一個芳心暗許苦纏小狐丸吖~」
子狐沒出聲靜靜的凝望我。
「或你都喜歡鳴狐!小狐丸喜歡鳴狐!喜歡鳴狐!」
「非也非也!」我紅著臉急著否認。
「那我見你們經常在一起嘛、如影隨形般。」鶴丸看似失望的嘆了口氣,「哎呀不過小狐丸你對鳴狐不抱意思嘛?」
「是鳴狐先自動靠過來的!」
「那即説小狐丸討厭?嫌棄鳴狐?」
「非也!而且小狐我也不好拒絕!」
「小狐丸卑鄙奸詐呀!利用鳴狐的心意!不喜歡人卻不拒絕人」
「我不是這個意思!鶴你不要再作悪作劇黑化我的話!我沒有討厭鳴狐!」
「吖!我記起了!還記得你最初說鳴狐是難纏麻煩的傢伙!」
「我...我...鶴丸!」當初我只是不明白不習慣和鳴狐相處方式一時所吐的悔氣說話。

啵滋。
小波兒們都逐一開始爆破了。
本還注視著我的子狐眼神變黯淡起來垂下頭長長的睫毛顫動著。
啵滋。
彷彿一切無聲只聽見小波兒們爆開的聲音,猶如什麼裂開了的聲音。
子狐世界的裂開的聲音。
「小狐丸大人鶴丸大人鳴狐請求你們都不好再爭辯了。」小狐狸跳上鶴丸的肩上說,「鳴狐説一直只是自己在勉強小狐丸大人,請鶴丸大人不要在煩擾小狐丸大人了...」
子狐鞠了個躬便逃走開。
看著子狐的單薄的背影,覺得心很痛。











傍晚時刻我本想去找子狐解釋清楚。
看見他那受傷的模樣使我痛心懊悔。
或許我應得告訴他我不是鶴丸說的那樣沒嫌棄他沒討厭他而且喜歡和他在一起的時光。
喜歡,喜歡很喜歡。
那時候,...那時候我只是說不出清楚。
拐個彎便是子狐的寢室。
可是就在轉角的位置我止住了腳步。
坐在寢室門外的長走廊,子狐弓著身子縮成一團的涰泣著。
他的哭泣聲刺痛著我。
我鼓起勇氣欲走上前,卻發現原來子狐卸下了面頰,稚嫩臉龐全佈滿了淚水。
「鳴狐你不要哭了嘛。」小狐狸在安慰。
「小狐丸大人.....都討厭..」「小狐丸大人....對不起。」
躲在一旁的我,偷聽著子狐,不,鳴狐的道歉。
該道歉的明明應該是我。
第一次聽見鳴狐開口講話第一次看見他面頰下的容貌。
竟在如斯情景下。
小狐我,很是心傷自責。



狐狸在鳴叫,細細的泣叫著。


瞳孔

遠征歸來,多日不見自家的子狐。本以為他會像往時一樣在本丸前等候卻不見影蹤。
心情有點焦躁失望。
——子狐在哪裡呢?
小狐丸不隨其他隊員進行手入休息,換過內番服草草地打理了毛髮便去找尋思念多日自家的寵物子狐。
——哦吔。何時開始毛髮竟不及子狐重要?
一把毛燥欠缺打理的毛髮使小狐丸內心充滿煩嫌。
但比起這個,還未見到鳴狐更使他心情糟透。
甩了甩狐狸尾巴般厚厚的長髮,繼續去找尋戀人的身影。
——難道是會待在小狐的房內等小狐嗎?

平常的短刀們都愛在本丸裡追逐跑來跑去腳步聲嬉笑聲不斷。可是今天大都伏在地上枱面上把玩著一顆一顆晶透的玻璃珠子發出讚嘆的聲音。
玻璃珠子在陽光的折射下射出自身顏色的光。五光十色的閃閃亮亮的。
一顆閃著金黃色的珠子滾滾地小狐丸的腳邊,小狐丸望了望。
——和子狐的瞳孔色是一樣的。
想著想著小狐丸不禁笑了笑。
「小狐丸大人對不起吖」五虎退怯怯的跑過來道歉。
小狐丸彎下身拾起那珠子交還給五虎退。「好美。」
「嗯!叔叔都好喜歡的!」五虎退燦爛的笑了,「這紅色的小狐丸大人可代我轉交叔叔嘛?叔叔一直在收集紅色的。」








——哦吔?




——子狐什麼時候開始迷上小孩子的玩意?
小狐丸在自家寢室內不見子狐打算去他的房間找一找。
「小狐狸,鳴呢?」可惜房內只有一只會說話的小狐狸。
「吾不知道。」小狐狸冷淡的瞄了一下小狐丸。
「你家主人不見蹤影你竟如此態度?」粗暴的抓起小狐狸在半空中,搖晃搖晃。
「放開吾!」小狐狸用力捲起身子狠狠的咬了小狐丸一口。
「一只頑劣的獸!」小狐丸奮力的把小狐狸擲向櫃櫥。
櫃櫥裡的東西都被翻倒出來。
「你弄出來的好事!鳴狐的珠子吖!」
滿地滿是紅色的玻璃珠子。
「小狐丸大人......」
不知什麼時候鳴狐已回來,小狐丸嚇了嚇。
「這個...鳴,對不起...」
小狐狸箭步的走上鳴狐的肩上向小狐丸做鬼臉。小狐丸激得炸了毛。
「別。」惜字如金的鳴狐輕輕的説了句。「掛念,小狐丸大人。」
原本有無數問題言語想問想說的小狐丸此刻只想靜靜的珍惜兩人的時光。撫上鳴狐的白嫩的臉,小狐丸親了親的臉頰。「鳴狐,我平安回來了。」
「請遠離鳴狐一些!」小狐狸往小狐丸身上飛撲過去可惜小狐丸一手撥開了它。
掉在地上的小狐狸被珠子絆倒。痛得呼呼叫。
「這些珠子都是怎麼回事?這顆是五虎退托我給你的。鳴你都儲了這麼多顆」
鳴狐從地上拾起一顆,牽起小狐丸的手示意他跟隨自己身後。
走到內庭鳴狐把珠子對準太陽。
「看。」艶紅的紅色,「小狐丸大人的瞳孔色。不在的時候。注視著鳴狐一樣。」

映入眼簾的是柔柔的紅色,鳴狐說像小狐丸溫柔的目光。

「我的子狐呀,你真的太可愛了。」小狐丸抱起了鳴狐。
「抱得太高」鳴狐示意著小狐丸把他放下來。
小狐丸不理鳴狐的不滿,更用力的摟著鳴狐的腰肢。
「小狐我永遠都會注視著我的子狐,眼裡只有子狐的身影。永遠永遠。」
「鳴」
「嫁給小狐好嘛?」
背著刺眼的陽光,小狐丸看不到鳴狐的表情。
只是能隱約的看見他的子狐臉給紅了起來,微笑。
然後聽見答應付託終生短短的一聲回答。




「嗯。」